诉衷情令•感恩节

2019年8月28日

(2014-11-28)

南瓜烤薯火鸡肥,轻雪叩门扉。

天寒加倍牵挂,通话几来回。

燃壁火,暖咖啡,待人归。

静听风久,忽响门铃,洒泪朝谁。

Friendship (友谊)

2019年8月25日
2012最初发表在百度,现转发于此

 

The anguish of loneliness

In a long dark night,

The ring of the phone call is

The glimmer of light.

A single rose

Fills my garden,

A single friend

Makes my world bright.

Friendship does not

Need any words,

It only needs to know

Your heart right.

 

The day has passed

Without a word from you,

So many calls unanswered

I could not get through.

The night is dark,

And the wind silent,

As the radio is playing

The sad tune of blue.

Friendship does not

Need any words,

It only needs to know

That your heart is true.

...

念奴娇 故宫

2019年8月24日

2012年最初发表在新浪博客上,现转发于此。

 

叠台伟殿,录风光显贵,笑言悲泪。
绿瓦红墙颜未褪,看遍沧桑晴晦。
代代嫔妃,初怀憧憬,无奈终憔悴。
雕床绣枕,只余凄苦难配。

几许人物风流,孝庄慈禧,誉毁因兴废。
一盛一衰称运数,枉负千秋功罪。
廷斗心机,治邦儿戏,枯骨今何寐。
望中南处,瀛台仍是宫内。

译作《清平乐•天低云恶》译自The Sky is Low by Emily Dickinson

2019年8月22日
此文2014年最初发表于新浪博客和百度贴吧,现转发于此。

这首词是用格律诗词翻译英文诗的一个尝试。原诗题目是The Sky is Low,作者是美国著名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她的诗以清新自然为特点,喜欢用双关、隐喻等手法。

这首The sky is low已经有多个中文翻译版本,但是都不够准确。主要有三个难点。一是第一句后半句,the clouds are mean,通常翻译为“云暗”。这个“云暗”根本没有把原诗的韵味翻译出来。英文mean的意思是形容人很粗鲁、态度很不好。艾米莉用mean这个形容人的词来形容云,是赋予了云以一个人格。后面又将雪、风都分别赋予了人格,为最后一句(见第二个难点的分析)埋下了伏笔。第二个难点,是最后一句 Without her diadem(没戴她的皇冠)。这句如果没有前面将云、雪、风都赋予了人格的伏笔,直接写出来很费解。而且,没戴皇冠的含义,中文读者更不清楚。没戴皇冠,是说大自然这位女王,没穿戴整齐就在公共场合露面,是很丢脸的事。所以关键不是戴了没戴什么,而是衣冠不整所以很没脸面。第三个难点,是中文的问题。英文里nature就是指大自然,在这首诗里不会有歧义。但是中文“自然”除了指大自然,也有“当然”的意思。如果说“自然也会出丑”,很可能会被读者误会。因此,这首短短的小诗,很难翻译得好。

最后,由于词汇选择的限制,这首词实在无法用平水韵填写,所以采用了新韵。

《清平乐•天低云恶》

天低云恶, 片雪充行客。 马厩车辙轻飘过, 左右来回无措。

整日凄切风声, 诉说谁待不公。 造化与人都会, 偶失端正从容。

英文原文:

The sky is low by Emily Dickinson

The sky is low, the clouds are mean, A travelling flake of snow Across a barn or through a rut Debates if it will go.

A narrow wind complains all day How some one treated him ...

Four Seasons 四季

2019年8月18日

中英双文对应的诗,英文之后是中文。最初发在百度贴吧,2014年转发于新浪博客。现再转发于此。

Spring

Redbuds’ blossom pink,

A touch of warmth from the brink,

Is the spark that makes two hearts link.

 

Summer

At Milky Way’s end the wish comes true,

As I catch the meteor shower,

In my hands with you. 

 

Autumn

When hazel shells are plumping,

And pumpkin gourds are swelling,

Trees fall in love, blushing.

 

Winter

A crystalline veil,

A blanket of clean pale,

Hides a sigh, a buried tale.

 

粉色紫藤花,

一抹温暖洒寒崖,

星火般点亮了,一双年华。

 

银河两岸的许愿是,

在流星划过之时,

双手握住你。

 

当榛子壳饱满,

南瓜鼓成团,

树也纷纷坠入爱河,涨红了脸。

 

一片晶莹,

一片干净,

埋住一声叹息,一往深情。

译作《五律 蜂鸟》译自英文诗 A route of evanescence

2019年8月6日

美国著名女诗人艾米莉·狄金森善于写大自然,风格清新自然,又喜欢用双关、隐喻,所以她的诗很难准确翻译。这首诗的几个中文翻译都错得离谱。尤其是多数译者都没搞明白这首诗写的是蜂鸟,因此译文南辕北辙,不知所云。

我的翻译用了近体诗五律的格式。为了能将中间两对颈联颔联对工整,我将原文句子顺序重新安排了一下,将原文的5、6句提到了最前面,成为译文的1、2句。最后一句An easy morning’s ride,直译是早上一次简单的出行,含意是十分平凡的事情、不要大惊小怪。这句是应和前一句所说怀疑是突尼斯的来信(即非常奇怪、不同寻常的事件)。我根据上下文将这两句译为疑是天涯客,相邻却不知。原文并没有题目,以第一句为题目。因为这是译文的第三句,所以我加了个《蜂鸟》的题目。

此文2014年发在新浪博客上,现转发于此。

《五律 蜂鸟》

花间谁造访,
逐个点花枝。
径灭消踪迹,
轮旋现舞姿。
回音闻翡翠,
迅影染胭脂。
疑是天涯客,
相邻却不知。

英文原文

A route of evanescence
by Emily Dickinson

A route of evanescence
With a revolving wheel;
A resonance of emerald,
A rush of cochineal;
And every blossom on the bush
Adjusts its tumbled head,—
The mail from Tunis, probably,
An easy morning’s ride.

祝网友生日藏头诗

2019年8月3日
几年前在百度贴吧发的庆祝贴吧网友生日。现因百度账号被封原贴已经无法查看,所以转存于此。【祝】【福】心语寄霄天,【友】谊【如】歌句句连。【绿】满江【东】春永远,【筠】盈湖北【海】无边。【生】辰拜【寿】承千愿,【日】月存情【比】万年。【快】采红枝荆【南】送,【乐】从梦里度蓬【山】。 ...

龙年拜年藏头诗

2019年8月3日

2012年春节发表在百度贴吧上。因百度账号被禁,转发于此。

龙】腾气象新,
年】来喜盈门。
春】风迎远客,
节】义动贤君。
快】饮无不消,
乐】道任天真。

七律 步范国学大师韵打油带鱼一首

2019年7月27日
作于2014年末,最初发表在新浪博客。因被新浪屏蔽,现略作修改重新发表于此。

 

最近在京举行的文艺座谈会上各界马屁精争相献媚,丑态百出。头衔为“中国当代大儒、思想家、国学大师、书画巨匠、文学家、诗人,北京大学中国画法研究院院长、讲席教授,中国艺术研究院终身研究员,南开大学、南通大学惟一终身教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多元文化特别顾问”,英国格拉斯哥大学名誉文学博士,加拿大阿尔伯塔大学荣誉文学博士”(引自百度百科)的范曾老先生不甘落后,也写了一首《七律》作贺。在满朝阿谀奉承之臣中,范老先生独树一帜,不令其名传千古实在对不起他这首诗。于是和其韵颂之:

文人谀媚咏残阳,为把朝袍染御香。钦点小平包子运,糊烹大块带鱼章。强邦只靠多撒谎,盛世都知不正常。百万官员争赴美,疏财送子作通庄。

范曾原作《七律•读习近平主席在文艺座谈会讲话》

皇图八万沐初阳,耸岳奔川隐佛香。早觉神州辞厄运,欣迎大块著文章。龙吟昊宇当非昨,凤择高枝胜往常。妙笔丹青轮斫手,挥鞭电掣向康庄。

...

马克思主义有科学性吗?

2019年7月25日
我们在中学时都学过,马克思主义有三个组成部分: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人们说“马克思主义是科学”,主要是指它的政治经济学。马克思对经济学最著名的贡献,是他的剩余价值学说。但是今天剩余价值学说并不是经济学界里的主流学说。马克思理论的其它部分也同样已经被多数经济学家所摒弃。当然我们检查一个理论不能以成败论英雄,而要检查它是否符合科学理论的标准。

一个理论是不是科学,要看它是否能被证伪。也就是说,这个理论必须提出可以被事实检验的预言。如果它的预言和事实的观察不符合,那么这个理论就应该被修改或被抛弃。如果它的预言不断地被事实证实,那它就会被接受为科学理论,直到有人发现它与事实不符合的地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有没有预言呢?当然有,而且还是很有力的预言。

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假设,就是资本和劳动力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资本家为了多赚钱,会最大优化剩余价值。办法有提高劳动效率、延长工作时间、降低工人工资、和提高商品价格等各种办法。而工人呢,只有两种选择:出卖或不出卖劳动力。当然不出卖劳动力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选择,因为那样会饿死。工人的困境并不仅如此。因为他们没有生产资料,他们并没有积累资本的机会。所以一但你成了无产阶级你翻身的机会几乎是零。而资本家呢,他的地位并不稳定。如果某个资本家发明了一个更先进的生产方法,让他能大幅提高剩余价值,那他就可以用多赚的钱扩大再生产,降低价格,直到把所有同行都挤出市场。那些在竞争中失败的资本家,在失去生产资料后,也变成了无产阶级。因为无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多,在互相竞争下,资本家给的工资就会越来越低。另外,如果你是中产阶级(或小资产阶级),你也不能幸免。中产阶级的极少数人在竞争中胜出而变成资本家。其他的人则不断地因为竞争失败而变成无产阶级。

所以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有如下几个预言:1. 无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多而资产阶级的人数会越来越少;2. 工人的工资会越来越低而资本家的利润会越来越高;3. 稳定的中产阶级是不可能的。到这一步,马克思主义学说还是遵照着科学的步骤走的。下一步就是如何证伪。二十世纪以来的社会变化大家都能看得见。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这三条预言一条也没被证实。后面的事情,就是或者修改理论,或者抛弃。西方经济学者基本上采取的是后一种选择。修改马克思理论并不容易。如果改了资本和劳动力之间不可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