伽利略有没有说过“然而它还在动”?

2020年7月1日
1633年6月22日,伽利略穿着表示忏悔的白衣,跪在宗教裁判所大厅上,聆听对其宣扬哥白尼日心说一案的判决。由红衣主教组成的审判团判决:

 

“认为太阳是世界中心,不会移动,这个主张在哲学上是荒谬、虚假的,是异端邪说,因为它与《圣经》所述不符。认为地球不是世界的中心,会动,而且还绕着太阳动,这个主张在哲学上是同样荒谬、虚假的,在神学上至少是错误的信仰。” ...

怎样识别“太极骗子”?

2020年6月30日
自称“浑元形意太极拳门掌门”的马保国最近和一名拳击爱好者比武,30秒内被击倒三次,最后一次直挺挺地倒下昏了过去。网上都说“太极宗师”不堪一击,证明太极拳不能实战。其实马保国只是打着“太极拳”招牌的骗子,与太极拳没有任何关系。从其经历看,他甚至与传统武术也没什么关系。一个“太极骗子”被一拳打倒了,并不能说 ...

批判性思维看时事 — — 以新冠疫情为例

2020年6月2日
(2020年4月18日科学猫头鹰微课实录)

 

大家好。在一月份的时候,我做过一堂微课,也是讲这个新冠病毒疫情的。当时就希望大家能够理性地看待新冠病毒疫情,不要恐慌。结果,那次微课做完以后,导致猫头鹰的一个公众号被禁言了。那篇微课的记录在国内好像很难看到。我希望,这次微课再继续来谈谈这个新冠疫情,不会因此再惹出什么麻烦。这次我其实主要是想澄清几个关于新冠疫情的主要问题。

蜱虫是一种神奇的生物

2020年5月27日
蜱虫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如果你不被它咬到的话。

 

我住在山沟沟里,天天往野外跑,属于吸引蜱虫的高危人群,但是直到现在,我才第一次见到蜱虫。有一天,我看到山道旁边盛开着一片妖娆的琴颈花,便过去拍摄。只见一只像小蜘蛛的东西沿着我的裤脚快速往上爬。定睛一看,是一只蜱虫。在把它拿掉之前我给它留影,回家后找出蜱虫图鉴进行比对,认定是加州一带常见的太平洋海岸蜱虫。

 

“哈佛公共卫生博士”不懂公共卫生

2020年5月24日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在“群体免疫”问题上闹了笑话,不知反省,却要找“专家”来继续妖魔化“群体免疫”,在其创办的网刊《知识分子》上发了一篇采访,标题很惊人:《哈佛公共卫生博士:没有疫苗,全球难以形成真正的群体免疫》。

 

他们采访的这个“哈佛公共卫生博士”宁毅,其实只是曾经在哈佛公共 ...

可怜的稀粥——评网红医生的粥论

2020年5月8日
王蒙写过一篇小说《坚硬的稀粥》,那是以稀粥作为政治隐喻,并非真与稀粥有仇。网红医生、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却是真的与稀粥有仇,最近至少在五个场合呼吁中国人不要喝粥。他主要是针对三个群体:

 

对中国小孩:“绝不要给他吃垃圾食品,一定要吃高营养、高蛋白的东西,每天早上准备充足的牛奶,充足的鸡蛋,吃了再去上学,早上不许吃粥。”

&nbs ...

新时代禁止冷嘲热讽

2020年5月2日
《文心雕龙》曰:“诗人讽刺。”自古以来中国文人就擅长冷嘲热讽,诗经、唐宋诗歌都有很多讽刺诗。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专制暴政之下,直言不讳的批评容易惹祸,心有不平就只能通过嘲讽来婉转地表达。理解嘲讽对智力和文化水平的要求较高,影响力也就有限,也就能得到当权者一定程度的容忍。当然,如果讽刺到皇帝头上,还是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的。清朝大兴文字狱的一个原因,就是皇帝疑神疑鬼老觉得汉族文人在 ...

“群体免疫”不等于放任自流

2020年4月16日
不久前我写了一篇文章《遏制新冠病毒只能靠“群体免疫”》,澄清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对“群体免疫”的错误理解,科普了“群体免疫”这个概念。不料这篇文章引起了一场风波,连累发表该文的微信公众号被销号。饶毅本人没有公开回应,倒是有一些网红、营销号一起来围攻我,骂我“太冷血”、“没人性”、 ...

岂有高手在民间

2020年4月15日
自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以来,有很多人声称已发现了治疗新冠肺炎的特效药,这些人有的在正规科研或医疗机构工作,有的是民间“神医”,但他们的风头和持续热度都不如一个叫李跃华的“神医”。此人声称通过往脖子上的穴位注射苯酚治愈了上百例新冠肺炎(后来改口15例),声称韩国政府邀请他去治疗新冠肺炎,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经湖北监管部门的调查,发现他的医师执业证是假的,认定 ...

遏制新冠病毒只能靠“群体免疫”

2020年3月27日
新冠病毒疫情在英国发作的初期,英国政府采取比较淡定的态度,没有像其他国家那样采取关闭学校、禁止大型集会之类的强硬措施。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的解释是,英国政府将疫情高峰延缓至夏季,如果有60%的人对新冠病毒有了免疫力,就能获得“群体免疫”,可以阻隔下一波新冠病毒的流行。

 

英国政府的这种做法受到了很多批评,被说成是故意要让大家感染新冠病毒,以建立群体免 ...